标王 热搜: 电池  危险废物  废钢  汽车拆解  环境治理  旧手机回收  废电池  塑料回收  在线监测  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每年30万吨废弃铅酸电池去哪了?新能源汽车电池回收体系深陷恶性循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24  来源:中国农业网  作者:土农网  浏览次数:315
  “我也不知道这些电池去哪儿了,小贩来收,谁价格高就给谁。”近日,在山东省潍坊市民生街的一家低速电动汽车经销商店,店主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如是说。面对大量废弃的动力电池去向问题,不仅仅是普通人,即便是行业老江湖也答不出个所以然。
 
  潍坊市是中国第一大低速电动车聚集地,这使得山东省成为了全国第一大低速电动汽车生产大省,这家店也只是潍坊市民生街大小、品牌不一的众多低速电动汽车经销商店中的一家,店里所售车辆均使用铅酸电池。按照以往处理废旧电池的经验,该老板表示消费者既可以来店里也可以去路边维修店以旧换新,或者直接卖给小贩,但至于电池的走向,则并不知情。
 
  “一块旧电池大约折价100元。厂家不管,会有收废品的来收。”该人士表示。而就在距离民生街不远的金宝街,有一家直接与厂家建立联系的回收网点——潍坊新能源汽车服务中心,主要负责奇瑞、比德文、雷丁三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售后服务,包括维修保养、电池回收等。“电池坏了或到期了,车主可以来这里,也可以电话通知我们上门做以旧换新,我们会把废弃电池寄送给厂家。”潍坊新能源汽车服务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在电池回收方面,他们是潍坊这几家品牌的一级网点。潍坊还设置了较小的二级电池回收点,这些站点会将回收来的电池返回到一级网点,再由一级网点负责寄送回厂家。
 
  走进该回收网点的维修车间,桌子下面放着几个标注有“天能”、“超威”字样的箱子。“回收电池一点都不能马虎,就连箱子都要用厂家寄新电池过来时给的箱子寄,错了是要罚钱的。”实际上,不仅“天能”、“超威”两家企业,目前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桑顿等在全国各个城市均在慢慢建立起动力电池回收网络。“潍坊应该是全国做的最正规的地方了。”当地一家电动车企业高层告诉记者。然而,逐渐完善的回收系统并未完全封死动力电池流向小作坊的道路,而要在全国形成动力电池回收体系还长路漫漫。“铅酸电池市场回收混乱,大多数废弃电池都流落到了个体商贩手中。”一位知情人士指出。
 
  而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则不仅受困于技术发展问题,还有企业反映现在“收一单亏一单”,发展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每年30万吨铅酸电池非法倾倒
 
  “每年一半以上的铅酸电池流落到小贩手里。”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中国锂电新能源产业国际高峰论坛组委会秘书长于清教如是说。作为全国最大的铅酸电池生产商,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常年研究电池的回收,对这个问题感到十分头疼。“在我国每年产生的330万吨废铅蓄电池中,正规回收的比例不到30%。”在今年两会间张天任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已经连续多年在两会期间痛斥动力电池回收中的乱象,提出加强铅酸电池回收监管议案。那么,剩下的70%——这些游离在正规回收体系之外的铅酸电池去了哪里?“大部分铅酸电池都流到了走街串巷的小贩手中,他们的处理方式比较简单粗暴,直接将电池里的酸倒了,只保留最有价值的铅板,然后把铅板卖给非法处置的企业。”于清教告诉记者。这种回收方式不仅造成铅资源的浪费、税收流失,对环境的影响更是巨大。
 
  而潍坊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也告诉记者,一些地方的非法小作坊甚至会把这些铅锭扔进露天的熔炉,大火焚烧时,到处都会飘着黑灰。“这几年不敢这么明着处理了,但暗中还是不少。”
 
  “‘三无’冶炼企业综合利用率低,一般仅为80%至85%,最高不超过90%,导致全国每年大约有16万吨铅在非法冶炼过程中流失掉,我国每年税收因此损失近150亿元。”张天任说。而大量铅在毫无监管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流向空气、水、土壤等资源中。
 
  “废铅蓄电池非法倾倒量正在逐年增长。”根据张天任今年“两会”议案中提交的资料,截止2015年,我国铅酸蓄电池产量达到2.24亿KVAh,废铅蓄电池产生量也高达330万吨。根据铅蓄电池“十三五”规划,未来五年我国铅蓄电池产量将达35000万KVAh。
 
  那么,为何有正规渠道,但小作坊仍然能逆向击败正规回收体系?小作坊的吸引力何在?“在收购废弃电池时,我们一般是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进行的,获得旧电池时我们向普通消费者购买,这是没有税票的,但做成产品重新出售时要缴纳增值税。买和卖之间有20%的毛利,纯利润基本交税了!”一位电池回收企业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他所谓的税收,是指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在2015年1月26日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对电池涂料征收消费税的通知》中规定:“自2015年2月1日起,将对各类电池征收消费税(部分电池免征),在生产、委托加工和进口环节征收,适用税率均为4%。”其中,铅蓄电池自2016年1月1日起征收消费税。
 
  在他看来,正是由于不交税,没有环保等生产设施投入,那些“小作坊”往往能以较高的收购价格吸引到废旧电池销售者。“做得越大的(正规公司)越不盈利,小作坊反而生活得很好。”从目前来看,铅酸电池的回收利用率比较高,因为正规厂家的回收价格也会比较好,但其他的诸如锂电池等,因为存在技术难点,回收价格会比较低。
 
  张天任在提交“两会”议案时也屡次提出现有电池消费税存在不合理的地方,并直言其“助长了非法回收的落后产能‘死灰复燃’,无助于有效解决现有铅蓄电池行业的环境污染;对铅蓄电池同时征收消费税与环境保护税,不符合国家纳税公平原则,也造成了重复计征。”他建议免征或差异化征收铅蓄电池消费税。“2011年国家九部委联合整治铅酸电池行业后,大的铅酸电池企业在生产环节的环保加强了。但电池回收环节的立法和监管则比较匮乏,这就无法阻止铅酸电池流向小作坊。”于清教认为。在该年,我国掀起了一场全国性的铅酸电池行业的环保大整顿。此后,原有的4000多家铅酸电池生产企业,最终保留下来的不到100家。“随着电动车的增多,动力电池回收环节的整顿已经迫在眉睫。”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电池回收的“冰与火”
 
  如上文提到的一样,如果我们说铅酸电池流向小作坊的困境仍在,那么即将迎来报废高峰的锂电池也难逃困局,并且情况更加糟糕。据了解,电动汽车使用5~7年就可能报废,而大量的报废预计将于2018年开始。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的预测,到2020年,我国累计报废动力电池将达12万至20万吨。
 
  业内预估从废旧动力锂电池中回收钴、镍、锰、锂、铁和铝等金属所创造的回收市场规模在2018年将超过53亿元,2020年将超过100亿元,2023年废旧动力锂电池市场将达250亿元。目前,比亚迪(50.400, -0.09, -0.18%)、北汽新能源、奇瑞等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宁德时代、比克电池、格林美(6.490, -0.04, -0.61%)、桑顿新能源等动力电池生产商及天能、超威等铅酸电池生产企业,也早已在电池回收领域先后布局。
 
  湖南桑顿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文一波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该公司目前的回收渠道有三个,包括全国环卫网点、小区街道布点的回收体系,线上线下再生资源渠道以及4S店线上网络平台。而在电池领域进入更早的比亚迪,则发展到了一套自己的回收体系。
 
  “我们依托比亚迪4S店进行暂收、暂存,然后将其统一回收至比亚迪回收点;出租车行业我们将其归集为大客户,其中保养、维修等有专门的集中点,同时该集中点兼有电池暂存的职责;最后我们会将不同状态的电池回收至对应的工厂进行处理。”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但在这个领域,仍然缺少强制性的约束力,主要靠企业自发推动。
 
  目前,在电动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上,主要采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动力蓄电池生产企业和梯级利用电池生产企业,应分别承担各自生产使用的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的主要责任,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应负责回收报废汽车上的动力蓄电池。但对报废动力电池,国家并没有强制要求进行回收,主机厂、电池厂、拆解厂也都未找到合适运营模式。“在实际回收业务中,不同厂家的动力电池结构差异较大,材料体系不同,这使得回收难度增加和回收成本上涨。虽然可以利用综合回收的方式加以处理,但这种方式难以充分回收。做好动力电池回收,还须通过建议统一的标准体系,统一动力电池标准;并加大投入提升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的基本技术。”于清教表示。“由政府通过相应财政补贴,促进示范城市的相应地方企业去做电池回收,待规模效应形成后再由市场自然选择的方式。”上述比亚迪负责人认为,这是目前更加务实的办法。
 
  但在文一波看来,财政补贴之路已经不可持续,通过税收调节让正规企业收到更多废弃电池货源才是问题的解决之道。张天任也建议,政府应制定和实施动力电池回收奖惩措施。比如,对未按照回收政策履行责任义务的企业进行惩罚,对电池回收企业和电池再利用企业按照电池套数、容量等方式进行补贴,实行税收优惠。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废旧汽车“涅磐重生”绿色拆解让回收利用率达75%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鲁ICP备13018996号-1
Powered by DESTOON